百里柩_开学禁网中

头像/版头自绘

目前文手转画手中→反正我都很垃圾
不定期发文发图

混冷圈萌着万年冷cp
脑洞很大怕是要溺死在里面
三分钟热度晚期
负债累累

话唠某种程度是个ky→自我中心
所以非常感谢愿意和我做朋友的你

【嘉艾】良性交友

2018年9月的旧文存稿

食用说明:

cp:嘉德罗斯x艾比(嘉艾)

拉郎配

角色ooc

剧情捏造怪异有

 

完了。

自从恰巧碰上嘉德罗斯三人组的时候,艾比就知道大事不妙。果不其然,轻而易举地发现,然后被对方游刃有余地打倒。近战加远攻的战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堪一击,虽说早就知道自己会在凹凸大赛里丧命的可能性相当大,但姐弟两人共同迎来死亡的结局是她始终在努力避免的,万万没有想到会在今日意外迎来结局。

左下视线里埃米倒下的身影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从蒙特祖玛闪现举起的手臂到埃米倒下激起的灰尘,紧挨着埃米脖颈的利刃到他挣扎着喊出“快逃”的言语,艾比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被同时发起攻击的雷德狠狠勒住了脖子。

除此之外,最让她感到恐惧的那个人在不远处沉默不语。明明毫无动作,却能够让艾比瞬间感到绝望。

会死在这里吗?

玫瑰色的眼眸中倒影了雷德不正经的笑脸,哪怕是在即将夺取他人生命的时刻,对方也是十足的嬉皮笑脸,相当轻浮的表情让艾比从心底酝酿出了除恐惧外另一种情感。

“遇上我们,运气可真不好。”

艾比望着雷德闲庭信步,甚至嬉笑着做出手势摇了摇另外一只手,左右摇摆的右手食指似乎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她突然懂了这是什么样粘稠又炽热的情感,是愤怒。

“雷德,别玩了。”

声音从前方五十米传来,平淡的声线里含着某种催促的意味。对方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还是说需要我来吗?”

“你……这么凶,难怪没有女朋友。”

因为被掐住了脖子,艾比说话明显有些困难,也幸亏了雷德带了些玩意在战斗中,力道尚且在脖子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这才让艾比能够断断续续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可惜本来想着哪怕打不过也要狠狠呛对方一句,最终因为大脑缺氧神经临时短路,回了这么一句不上不下没有任何战斗力的话。说不定还被对方吐槽,想到这里艾比就觉得有些无力。

女朋友?                               

嘉德罗斯知道这个词语,出现在他需要学习的若干事项外不需要的某一项。哪怕是在残忍无情的凹凸大赛,嘉德罗斯也曾看见过许多对情侣。是人类无聊的情感产物,可却又很多人追求这种飘渺的情感并且沉溺其中。

为什么呢?

嘉德罗斯有些不解,在生命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却追求虚无之物。不可思议,无法理解。嘉德罗斯在追逐强大的道路上始终冷眼旁观,围观参赛者偶尔对同伴善意的调侃或是恶意的嘲讽,他最终得出一个确凿的结论。这是他不需要的东西。

嘉德罗斯转过身,不经意间瞥见了被扔弃在地上的天使射手,大脑里突然蹦出了关于对方的消息。很神奇但是也很多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听到的传闻,奇迹般得在脑内保存了下来。

为了寻找全宇宙最好的男朋友而参加凹凸大赛的选手……

真是不可思议啊,嘉德罗斯在心底发出感叹。如果说之前的情侣们是在散发着某种瑰异氛围的话,那对方简直仿若是由名为离奇的因子组成的个体,是嘉德罗斯无法理解的存在。

那么要进行观察吗?

嘉德罗斯仔细打量了被举起在空中的艾比,盯着对方泛起水汽的眼睛下定了注意。

“你说我没有女朋友?”

艾比看着嘉德罗斯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下的步伐,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突然被放开的身体自然下落,视线的变化让她一时之间无法反应,只好遵循本能拒绝思考下意识咳嗽然后大口吸气。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有了。”

有……有什么?

艾比的脑袋还因为缺氧而思绪混沌,无法马上理解对方的言语,可当她下意识抬头对上嘉德罗斯有些恶意的眼眸,艾比猛然睁大充满氤氲的眼睛,在一片水雾背后是满满的难以置信。

有一个比死亡更难以接受的结局出现了,艾比不由得发起了呆。紧接着再次被翻转的视线拉回现实,嘉德罗斯毫不客气扛起了她。

“喂!你在干嘛?……快放开我!你肩膀顶到我的肚子了!……等等,我弟弟呢!”

在一阵反抗无用之后,艾比惊慌失措得寻找埃米,却绝望得发现他被雷德夹在夹在肋下烧起了圈圈眼,明显是一副昏迷的样子。

“别担心,在我这里。”

刚刚还在和她打架的雷德这会弯起嘴角冲她友善得笑了笑,感受着肚子上传来的痛感,艾比第一次觉得自己眼前的世界是如此黑暗。


试图拿去和太太交换(?)的小卡和明信片,欢迎拍肩来拿。

【泽非】每一个人都有属于他的怪物(未完)

2018年8月的旧文存档

食用说明:

cp:路鸣泽x路明非(泽非)

ooc有

自我设定有

标题改动有

灵感来自波德莱尔《每人有他的怪物》



路明非第一次见到路鸣泽是他十二岁那年。

一个普普通通的夏日午后,高温且闷热,干燥得仿佛空气中的颗粒可以相伴跳舞。路明非在忍受了一个半小时的电网维修期之后,终于再也按捺不住躁动的心情,踢踏着拖鞋走出了家门,迈着小短腿去走廊乘凉。他倒也不计较楼梯上干净与否,往下走了几步就挑了一阶台阶坐下,撑着下巴,睁大了眼睛,然后努力发呆。

他的位置正好可以透过走廊的通风窗看到外界,心里默数着从他眼前飘过的一片又一片的云朵数量。如果他再早几年玩到魂斗罗,说不定就可以更加准确的形容计数过程。但是对于路明非来说,同样都是字数的跳动,唯一的区别大概也就是从横向的计算变成了纵向而已。

先前也说了,这是一个十分平凡的日子。

天空是有些灰白的淡蓝,就连游荡的云朵也稀稀落落,数量既稀少,颜色又不明显,路明非心心念念的爆裂云显然没有在今天来做客的打算。

等他真的从发呆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已经来电十五分钟了。他摸了摸口袋,就觉得指尖碰到了一个圆润的物体。掏出来一看,是个亮闪闪的五毛硬币。

在刚开始略带凉意的触感消失之后,路明非决定还是去吃根小布丁。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可以吃到再来一根。想到这里,路明非站了起来,穿着他蓝色的拖拖鞋下了楼。

于是局面就变成了路明非在家楼下的小卖部里左挑右挑,试图选出一根形状比较完整的小布丁,可他一路摸过去,体验到的都是介于固体与液体之间微妙的触感。

在他吸够了冷冻柜的寒气才决定不买了的时候,早以盯着路明非看至少有五分钟的老板怒目圆睁,绝不容忍自己的小布丁被如此蹂躏,在对方接近明示的表现下,路明非显得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挑选哪一只才好。

“拿你左手边下面的第三个。”

一个 更加幼稚的声音从路明非的身边传了过来,是一个路明非没有见过的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路明非突然觉得对方有些眼熟,但更多是出于一份怪异,让他在冰柜里摸索的动作停滞了下来。

“左边,第三个。”

看到路明非一直凝视着自己的眼睛,他弯起眼角笑了起来,又重复了一次提醒道。

路明非听到他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一想到自己刚刚直勾勾地盯着别人看,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把目光转向了小布丁。拉开有些时间的冰柜飘出了少量白烟,轻飘飘得拍在了路明非的脸上。

在路明非没有注意的地方,他张开嘴做了两下相同的口型。

哥哥。

心满意足笑了起来,意外露出虎牙看上去似乎有些尖锐。


【雷安】纯色世界

2018年4月的旧文存档

 食用说明:

cp:雷狮x安迷修(雷安)

少年人形戮兽头领x成年独行侠猎手

灵感来自RWBY

私设居多

角色ooc

只是想要看雷狮说“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画面出来的文

所以毫无剧情可言也不会有后续

可以接受的话请看

01

 

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雷狮是在永落秋林。

当站在直升飞机的甲板上向下眺望,他可以看到连绵的红色在黑色大地的画布上层层重叠,渲染出一条流动的河流,从远方源源不断涌向世界的另一端。耳边既有风划过直升飞机机体发出的呼啸声音,也有旋翼转动带来的空气爆破声。

安迷修吸了一口气,鼻腔里面是略带寒意的空气,还没有等空气在肺部变得温暖,他早就随着脚下一用力跳出机舱,明明在空中他却灵巧得像条鱼,身形敏捷一头跃进了河流,激起的点点涟漪瞬间平复,如同从一开始就属于这片区域。

丰富的经验让他找到了最适合降落的地方,凝晶和流焱早就变化成合手的短刀,安迷修把双刀插入古树的表面,在巨大加速度的作用下绕着主枝干飞快滑下,一个空中前翻方便他减小反冲,在落地的瞬间自然摆出了防御的姿势,在庆幸没有任何攻击发起的同时站起身。

从口腔吐出一口浊气,安迷修收起恢复成长剑的双刃,轻轻拍去衬衫上的几片树叶,抬头看了一眼渐渐离去的直升飞机后便马上收回视线。

 “那么遗址又会在哪里呢?”

安迷修略作思考,还是决定按照原来整理出来的几个地点出发。

 

02

 

安迷修把凝晶插进最后一个戮兽的身体里,戮兽吃痛发出一阵刺耳的嚎叫,安迷修手上更加用力,准确无误插进了心脏。

果然越往永落秋林深处,戮兽就越多。

他看着地上横七八竖躺着的尸体有些出神,盯着显得有些暗红的地面叹了口气。突然一声野兽的嚎叫响彻天空,安迷修脸色一变,心中暗道不妙。呼叫同伴的信号恐怕会把附近所有的戮兽都招引过来。但是越是这样,不就越说明那里有他想要的东西吗?

安迷修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左右手分别握紧凝晶和流焱,对着已经开始集结的戮兽群摆起进攻姿势。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参上!”

两道颜色不同的光刃迎面而上,在戮兽群炸开一片明亮花火。

 

03

 

“真是有够无聊的……”

雷狮坐在一块大岩石上面,因为太过于无聊,他甚至还前后晃动起自己的双腿。一片枫叶被他举高,本来脉络就十分清晰的叶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是看的一清二楚。树叶纹理太过于分明,网状脉在叶面上多多少少显得有些突兀,仿若是盘踞在上面的的某种异物。他拿着叶柄逆时针旋动,平面开始变得立体,不适的感觉越发明显。

“就没有点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吗?”

雷狮轻啧一声,把手里的枫叶捏得皱巴巴,凸出和平坦相互融合,又随意扔在地上,和满地的红色枫叶混杂,最后谁也认不出来。对叶子失去了兴趣的雷狮往身后一躺,靠在岩石上,

望着飞龙形戮兽掠过留下的白痕慢慢淡化,开口感叹道:“太硬了。”

 

04

 

“啊……哈。”

急促的呼吸声沉重连自己都听得分明,从头部上留下的液体染红了视野,安迷修抬起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抹去鲜血,握在手里的凝晶也因此沾染上暖色。

糟糕,失血过多了吗?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恍惚之间安迷修仿佛看到了一个坐在岩石上的孩子。年龄幼小,大约估计为十二岁,看向安迷修的眼神略显冷漠,外表无害,没有装备任何武器。

一个孩子,一个在永落秋林深处却没有受到任何戮兽攻击的孩子?

没有足够血液供给,让安迷修的脑袋无法及时运转,推测的种种可能无法及时排列和清除。特别是在看到对方光着脚之后,安迷修愈发倾向于幻觉的可能。重新握紧凝晶之后,他突然觉得有些无力。然而把处在眩晕边缘徘徊的安迷修拉回的是一阵强劲的气流,刺耳的嚎叫声把他的理智统统带回。

 “小心!”

眼看着飞龙形戮兽的攻击将近袭向雷狮,安迷修预感自己赶不上,仓促之下只希冀于自己大喊的提醒能让雷狮躲过一劫。

“我说,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

雷狮的嘴角扬起一丝轻笑,他的黑发因飞龙扑动翅膀带来的气流而左右晃动。

“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

安迷修只看到随着雷狮漫不经心的一挥手,在他眼中强大危险的飞龙形戮兽在下一秒变得支离破碎,甚至还随着雷狮的一记响指变成红色的星星渐渐随风消逝,紫藤色双眸中闪过点点不真切的猩红。

“对吧。”

雷狮把最大的一块星星举到右眼前,“喀”的一声捏碎。

什么?

安迷修望着雷狮明显不怀善意的眼神猛然从呆滞中惊醒,嘴里还残留着鲜血的味道,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

这下可真是……染上麻烦了。

安迷修在失去意识之前脑袋里闪过最后一句话,随即世界便陷入黑暗。

站在岩石上的雷狮看着陷入昏迷的安迷修撇了撇嘴,神色轻松拍去身上的红色碎屑,然后从上面一跃而下,双脚陷入厚厚的落叶层中,颇具孩子气得踩了两下,把蓬松的叶片进行压缩,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把目光移向躺在地上的安迷修,简单扫视之后,有些不怀好意得笑了起来。

“一条命换一双鞋子,你觉得怎么样?”

 

【雷卡】(双性转)特价鸡蛋卖完了吗?

2018年2月的旧文存档

食用说明:

cp:雷狮x卡米尔(雷卡)

 姐妹百合双性转

 现世JK设定

ooc注意

 算是擦边球?(这算R多少,我也不知道)

 单纯就是想要欺负卡妹(笑)

 大家可以猜一猜雷狮是不是真的睡糊涂了(憋笑)

 

雷卡姐妹百合,lof屏蔽产物。

闲着无聊做了个gif……天知道为什么不能发上来。

感觉像是在玩狼人杀的感觉,互相投票什么的w

【神兽退散】万圣节番外篇——糖

2015年11月的旧文存档

食用说明:

万圣节番外

全员现代向

“青狐,凤凰给。”

烛龙笑眯眯地伸出手,上面放着两颗糖。

凤凰歪了歪脑袋,表示不解。

“你看,今天不是万圣节吗?”

只见烛龙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哼,你什么时候也过起西方那帮怪物的节日了?”

青狐冷哼一声。

“诶,二师兄,别这么说。”

能迟到糖也不错啊。本来就孩子心重的凤凰眼睛咕噜咕噜的转。

“那……二师兄你不要,大师兄都给我好不好?”

凤凰露出了一个笑容,向着烛龙身前靠了过去,扯着衣袖撒娇。

“哼……”青狐别撇过头,丢下一句“我要睡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嘴巴里塞着一颗,手里拿着另一颗的凤凰腮帮子鼓鼓的,吐字不清,“二师兄真古板”。

烛龙摸摸凤凰的头不说话。

”什么叫我古板?”回到房间的青狐闷闷不乐。

“算了,早点睡觉。”躺在床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青狐,过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切……谁说我不想要的。”

辗转反侧的青狐无法入眠。突然他听到了开门声,假装睡觉。

“二师兄你睡了吗?”

凤凰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

凤凰,他想干嘛?

青狐没有回答,眯起了眼睛。

“看来是睡了。”

凤凰小声地念叨,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来到床头。

“二师兄,你看你,古板也就算了,居然还不会读氛围,非要让大家不开心,我也不想说你什么了……”

好想打他。青狐默默皱眉。

“不过,你师弟我——是不会嫌弃你的。虽然你做饭难吃,又爱管我,还没有大师兄厉害……”

青狐觉得自己的眉毛已经在跳舞了。

“但是……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一颗,算是这么多年来对你的感谢……”

是有什么东西被放在床头柜上的声音。

等脚步声远了之后,青狐掀开被子,看到了一颗糖放在床头柜上。

“一颗糖就够了吗?”

青狐笑了笑,伸手拿来翻来覆去地看,“啧,颜色真难看。”虽然面露不屑,手上的动作却很老实,拆开了糖,把那颗红色的糖塞进了嘴巴,躺在床上,隔了一会才说,“太甜了。”

在这之后,青狐走上从凤凰手里抢糖的伟大之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凤凰:你T/M是在逗我吗!)

【降泽】花比较适合用来形容女孩子

2016年4月的旧文存档

献给麦片太太的小短打

lof就不打扰麦片太太了

食用说明:

cp:降谷晓x泽村荣纯(降泽)

康复失败短小注意!

如果要用一种花来描述降谷晓的话,我想也许可以用紫阳花 

花语:骄傲的家伙(笑)

一开始是想选一个北海道的花的我好像失败了。

果然花什么的还是比较适合女孩子啦www

如果要泽村荣纯选一种花来描述降谷晓,其实他是拒绝的。

“实际上像你这种脑袋里只有棒球的笨蛋,连花名都叫不出几种吧?嘻嘻嘻XD”

仓持前辈还是老样子一有机会就忍不住嘲笑泽村荣纯。

“姑且还是能叫出几种的!”

脑袋里现在虽然一片空白,却不想承认的泽村荣纯反驳道。

“比如?”

仓持前辈可以发誓:在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他真的没有过一丝的期待。

“比、比如……”

“你看果然说不出来吧www”

看泽村荣纯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仓持前辈掩着嘴偷笑。

“等……等”

 

 

“啊……累死了。”

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弹,大脑却有空想其他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

零碎的刘海。

修长的手指。

脸颊的汗水。

投球的姿势。

……

等等,我在想些什么啊!

那家伙!

那家伙……

“唔!”

泽村荣纯把脸埋进枕头。

“喂!泽村,那样睡会死的哦~”

上铺的仓持前辈在翻页的同时,善意地提醒道。

“……”

果然花什么的这家伙一点也不适合!

【翼牙】恋爱的味道

2016年10月的旧文存档

因为找不到文字版,就把图片放上来了

食用说明: 

cp:龙炎寺翼空x未门牙王(翼牙)

文风恶心如我 

两人恋人交往设定 

未门牙王受伤设定有 

大概和动画不一样 我只是想写他们谈谈恋爱而已